欢迎访问梅州市司法局门户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梅州市司法局
Merizhou Municipal Bureau of Judicial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司法业务 > 业务新闻 > 人民调解
人民调解

20万元捐款变成一场6年纠纷

    20万元捐款,换来的不是称赞,而是一场无休止的矛盾纠纷。因村道门楼命名被毁,捐款修路的捐款人一气之下将闹事村民告上法庭。一方据理力争,另一方誓死捍卫当地习俗。法院判决强制执行勉为其难,我临危受命介入调解,最终这起长达6年之久的纠纷得以成功化解。
    华侨捐款修村道门楼命名起纠纷
    2004年冬,定居澳门的石马镇礤下村籍华侨何XX,出于赤子之心,捐资20万元铺筑我镇洋门村到礤下村的水泥硬底化村道。这条宽3米、长约3.6公里的村道,在村干部的组织张罗和侨胞何XX的带头捐款推动下,于当年年底建成。
    公路修好后,何XX想到要为这条自己捐款修筑起的村道立碑留名。2005年初,在这条新修筑的村道口立起了一座门楼,并在上面贴上了“礤下陈XX大道”7个大字。
    陈XX是何XX已经过世的母亲,何XX没想到此举却触犯了当地村民重宗祠讲风水的民俗习惯。
    “以一个外姓过世之人的名字命名村道,全村的人每天都要从一个死人的名字底下走过,影响风水,我们不同意!”村道命名刚贴上之时,村老人协会的老人已经议论纷纷。
    村民隔三差五到镇政府讨说法,要求政府出面把门楼上的“陈XX”3个字拆下来。2006年初,个别偏激的村民直接将门楼上的“陈XX”贴字撕毁,“礤下陈XX大道”一下子变成了“礤下大道”。
    一纸诉状告村民法律难解乡邻事
    村民擅自拆字的行为引起了何XX的强烈不满。   2006年,在协调未果的情况下,何XX一纸诉状将参与拆字的礤下村老人协会和相关村民告上兴宁市法院,后上诉至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两级法院先后开庭审理此案。经判决,何XX出示的协议有效,法院责成礤下村当事村民恢复门楼“陈XX大道”贴字。
    何XX告状的做法更激起了当地村民的逆反心理,矛盾进一步激化。
   2009年,法院先后3次派人到村里执行判决,村老人协会代表和当事人均故意避而不见,法院的判决因找不到当事人而无法执行。
    司法调解进村户说法说情释前嫌
    2010年6月,兴宁市委副书记,通知镇党委书记和我到市委办公室分析这件事宜,明确要求我牵头介入这宗纠纷案的调解。
    当时有人劝说我“法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还是不要去管好”,我记得,当时挨家挨户去做村民的疏导工作时,有“好心”的村民还劝我别领这个差事。我认为,没有解不开的结,更没有化不了的矛盾。
    我一家一户地走,一个一个地谈,凭我日常中帮村民调解邻里纠纷建立的良好关系,村民愿意坐下来和我聊天,这是调解此纠纷迈出的第一步。
    上百户人的大村子,我带领调解小组进村入户做工作,次数已难以计算。我一方面做村民的疏导普法工作,讲清讲透如果没有何XX当初的20万元捐款,村道就不可能这么快修筑完成,村民的交通出入及经济发展都将受到影响;另一方面,我与何XX沟通,建议其通过增加捐款数额支持家乡公益事业,以获取村民的谅解和认可。
    赢了官司却失了民心,6年来无休止的矛盾纠纷让何XX认识到了问题的根源。经协商,何XX同意增加捐款5万作为村公益事业资金,矛盾化解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然而,就在准备签订协议之时,双方又因先付款还是先恢复门楼命名产生分歧,调解再度陷入困境。
    在得到市领导的支持,我拍板向村民保证何XX5万元捐款将按时划到村委会账目,如村民担心钱不到位,我向村民承诺以我的房产为抵押,以此消除村民的顾虑。
    2010年11月12日,经过我5个多月的斡旋,礤下村村道门楼终于重新贴回了“陈XX”3个大字。
    在门楼恢复贴字的第二天,何XX特地从澳门赶回老家,站在门楼底下看到命名得以恢复,何XX随即将5万元的捐款交给了我转交镇政府转拨给礤下村村委会用于公益事业,并在司法所的公证下,拿到村委会出具的收条,双方握手言和。至此,一宗长达6年之久的涉外民事纠纷成功化解。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8-20 10:30:0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