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梅州市司法局门户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梅州市司法局
Merizhou Municipal Bureau of Judicial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基层动态
基层动态

商会齐聚要说法,连夜调解化冲突

商会堵门,对峙胶着

20171024日,在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高陂镇大潮高速某标段指挥部的门口,险些上演了一出全武行“——几十名来自梅州市、潮州市和福建省等地的湖南商会成员聚集在大潮高速某标段施工指挥部的门口,和大潮高速施工方的工作人员进行多次对峙,来自湖南商会的众人声称大潮高速施工方欺压其雇佣的湖南籍工人彭某,彭某在施工运输石材期间摔断双腿,现正躺在医院痛苦地等待手术费。而大潮高速施工方不但不闻不问,还在家属前来索要医疗费时将他们拦在门口,威胁如果家属敢走进施工方的指挥部大门影响施工方,将会给他们“颜色”瞧瞧。当此事在湖南商会中传开后,湖南商会的所有人都气愤填膺,在梅州或梅州周边的湖南商会成员便自发赶来大潮高速施工方指挥部门口,要求大潮高速施工方给一个说法。双方僵持不下,大潮高速施工方报警后,高陂镇派出所紧急出警前往现场稳定情况。与此同时,彭某的家属来到大埔县高陂司法所,请求司法所协调处理此次冲突。

由于该纠纷涉及人数众多、社会影响广,并且时间段敏感,处于十九大维稳期间,为维护社会稳定和谐,保障我省重点建设项目大潮高速的顺利进行,高陂司法所、派出所迅速组织人员,组成专项调解小组,与此次纠纷的双方代表进行谈话,了解纠纷情况。

理清脉络,追根溯源

经过与双方的谈话,高陂调委会的工作人员基本厘清了湖南商会和大潮高速施工方间爆发矛盾冲突的基本情况:原因是一名湖南老乡彭某贷款20多万买了一辆货车,跟几个朋友一起组成一个车队,受雇于第三方建材公司从梅州市梅江区运输石材到大埔县,用于大潮高速的施工建设。四天前,彭某在梅江区某石场装载石材的过程中,由于操作失误,不幸摔断了腿,现正躺在医院,由于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治疗断腿的手术费高昂,彭某家属急的一筹莫展。

因此,家属要求石场和第三方建材公司先行垫付部分手术费,先对彭某进行手术。而此时,第三方建材公司却坚持自己并无责任,是彭某自己操作不当,不愿支付任何医疗费用。石场则表明自己愿意承担连带责任,但如果第三方建材公司不支付彭某医疗费用,石场除了慰问金外,也不单独负担彭某的医疗费用,彭某家属分别前往梅江区城北镇政府、梅江区安监局和市政府,均未能得到彻底解决。

家属无奈之下,前来要求大潮高速施工方进行补偿,而大潮高速施工方由于已将石材运输承包给第三方建材公司,合同写明石材生产运输的安全责任由第三方建材公司负责,与大潮高速施工方无关。因此,大潮高速施工方坚持受伤家属应该去找第三方建材公司,并将家属拦在指挥部门口,警告其不准进入。

情急之下,彭某家属将此事经过渲染发到湖南商会的微信群中,迅速在湖南商会中传开,不明原因的商会成员们都义愤填膺,认为自己同乡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于是,数十名梅州本地和潮州,福建等地的湖南商会的成员自发赶来声援彭某的家属,欲进入施工方驻地要求大潮高速施工方给个说法,双方都不愿退步,火药味浓厚,进入了对峙状态。

连夜调解   达成和解

高陂司法所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找到了症结所在,要安抚湖南商会的众人,首先要帮彭某落实其手术费用的问题。这一纠纷的法律关系其实并不复杂,彭某在本次意外中负有主要责任,是第一责任人;石场作为生产石材的场所,安全措施不够到位,导致彭某受伤为第二责任人;第三方建材公司雇佣彭某,对彭某的受伤也承担连带责任。由于彭某此次事故发生地为梅江区城北镇。因此,对于本次纠纷,彭某家属的最好途径是前往城北镇镇政府申请调解。经工作人员解释,彭某家属对事实部分和责任认定关系没有任何的争议,表示愿意接受建议。但彭某家属表示,由于彭某跟第三方建材公司存在雇佣关系,且其家境困难,希望第三方建材公司可以给予其一定的人道主义慰问金,他们愿意不再纠缠此事。

调解小组经过分析研判认为,彭某家庭确实困难,并且要求的金额不是特别大,决定尽力帮彭某家属跟第三方建材公司进行调解。现在关键就在于大潮高速施工方甩下一份跟第三方建材公司签订的合同,坚持有合同为证,此事与其无关。而转包方第三方建材公司不接听电话,无法联系到公司负责人。

时间已经是六点多,天色将暗,陆续还有附近湖南商会的人前来,为避免天黑后局面难于控制,造成进一步的事情恶化,产生不良的舆论影响,调解小组经商讨决定,通过联系大潮高速施工方负责人,请其配合调解工作,通知第三方建材公司的负责人周某至司法所进行调解。

在大潮高速施工方派代表跟第三方建材公司负责人周某前来司法所后,调解小组迅速对周某做工作:一是从人情关怀角度,彭某替第三方建材公司运输石材,现在重伤住院,作为一个有责任的公司,理应对彭某进行一定的慰问关心。而他直接不接电话,不闻不问,也会影响其他工人对公司的感观,对公司未来发展产生不良影响;二是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在本次意外中,虽然石场和彭某本人负主要责任,但作为雇主,第三方建材公司不可避免有一定的连带责任,现在彭某急缺手术费进行治疗,第三方建材公司给予彭某一定的慰问金,不仅表现了公司对员工的关怀,还展现了一个公司的担当。

经过紧锣密鼓的调解,双方在快八点时终于达成协议:第三方建材公司给予彭某叁万元的慰问金,彭某不再纠缠此事。

在签订协议后,彭某家属对高陂司法所和派出所的同志表示了感谢,并且跟前来的湖南商会成员们解释清楚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告知众人已经妥善解决纠纷,一场冲突也随之化解,避免了群体性冲突的发生,维护了十九大期间社会的稳定,同时为我省重点建设项目大潮高速的施工保驾护航,保证了施工的顺利进行。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30 17:45:2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