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梅州市司法局门户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梅州市司法局
Merizhou Municipal Bureau of Judicial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职能工作 > 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

一同游泳 少年溺死 成人担责

案件类型:民事法律援助案件
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受援人(原告):李某怀,男,47岁,毛某,女,40岁,住兴宁市宁中镇和一村蒲棚陂,系死者李某伟(14岁)的父母,夫妻均为农民。
承办人:王楚良(兴宁市法律援助处主任、律师)
受援相对人(被告):李某,男,32岁,住址同上。
    两原告是夫妻,原告的独子李某伟(学生)与被告是同屋邻居。2009年8月24日下午,李某用小车搭乘李某伟至10公里外,地处偏僻的某水库游泳,水库边还挂有禁止游泳牌。当日下午约4:30分二人下水至距岸边100米处深水区游泳约10分钟,李某伟便发生溺水,大呼救命,李某不予施救,自顾游回岸,导致李某伟沉入水底,李某上岸后,他人才打电话报警,公安干警接报后赶至现场搜寻未果,直至第二天8时李某伟尸体才被捞起,案经当地村委、公安局派出所、司法所多次调解未果,死者父母悲愤交加,向当地公安局报案,怀疑李某谋杀,经法医鉴定排除他故意谋杀。被告认为自己没有责任,只愿表示同情,支付8000元处理丧事。赔偿事宜调处未果,受害方多次向人大代表反映要求解决,经人大代表指导找到兴宁市法律援助处,王楚良律师接待并承办了本案。
承办过程:承办律师接案后,经过调查了解,发生溺水事故的地点是地处偏僻,相距10公里外的水库,挂有禁止游泳牌,向水库方索赔已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承办律师尽职尽责,克服困难,缜密研究,分析案情,寻找法律依据积极准备,得出主攻方向认为:本案性质是属于不作为侵权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审理本案,应适用先前行为致人损害的民法原理,过错推定原则,举证责任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经过充分搜集证据,认真撰写起诉书,提出:(一)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因保护不力,见死不救致李某伟死亡的丧葬费20387.50元,死亡赔偿金127996元,合计148383.50元的70%即103868.45元;(二)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并承担诉讼费。在开庭时提交了充分的证据,辩论时发表了3000多字的论点论据详实准确、有理有据的代理词。重点指出(一)被告是成年人,受害人是未成年人,未经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带领其去水库游泳,没有尽到注意安全,预防危险,采取安全保障措施,救助遇险人的特定义务,如果违反这种保护义务,应当适用侵权责任的规定,构成不作为的侵权行为。(二)被告未尽安全保障的法定义务,构成不作为侵权,依法应承担李某伟死亡的民事法律责任。其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同时也实事求是提出监护人在暑假期间未尽到监护义务,有一定责任,才提出70%的索赔方案。
    承办结果:经审理,兴宁市人民法院作出(2010)兴法民一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书,基本上采纳了代理律师的意见,认为被告作为成年人,在与未成年人相约去游泳时,应当预见到去水库游泳的危险性,在游泳时对未成年人未尽到相应的,有效的安全保障义务,对李某伟溺水死亡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李某伟虽属限制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也有过错,因其已满14周岁,具有一定的判断是非及自我保护能力,应当预见在水库游泳的危险性,同样存在过错及其父母未尽到监护责任,也有一定责任,据此,依据最高院司法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李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李某怀毛某因李某伟死亡造成各项经济损失148383.50元的50%即74191.75元;二、赔偿原告李某怀、毛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   
    目前案件已大部分得到执行,受援人由衷感谢代理律师的成功代理,使他们丧子之痛得以慰藉,晚年生活得到了补偿。
    办案体会:本案看似案情简单,但要达到成功索赔需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精心办案,分析案由,寻找法理法条,认真撰写起诉书、代理词,因为本地近二十多年来,溺水死亡案虽年年有,但均是向池塘、游泳池等经营方管理方索赔,像本案向相约一同游泳的人索赔尚属首例。稍有不慎则必败诉无疑,若索赔无门则二原告造成中年丧子,晚年无靠之困境,惟有不辞劳苦,费尽心机,找准方向,备足法规炮弹,方能一战功成。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7-13 10:43:39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