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梅州市司法局门户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梅州市司法局
Merizhou Municipal Bureau of Judicial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职能工作 > 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

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法律援助处 对农民工林某勇道路交通事故 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

 【案情简介】

 2017年1月12日4时30分,侵权人林某勇饮酒后驾驶粤M***5号牌小型桥车从丰顺县汤坑镇建设路往河唇街方向行驶至丰顺县汤坑镇第二小学门前路段时,碰撞被害人周某兰,造成周某兰倒地受伤、车辆部分损坏。事故发生后,侵权人林某勇驾驶粤M***5号牌小型轿车逃逸离开事故现场,周某兰经丰顺县中医院抢救无效于2017年1月12日9时许死亡。

2017118日,丰顺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丰公交认字[2017]***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林某勇构成此事故全部过错,周某兰不构成此事故的过错。

事故发生后,被害人周某兰的三个子女程礼某、程智某、程燕某多次联系侵权人林某勇的家属,欲协商解决纠纷,但林某勇家属均不愿出面协商,也不联系保险公司解决赔偿纠纷。

程礼某三兄妹最后想到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但经咨询,聘请律师打官司需支付高额的律师代理费,而程礼某平时靠养猪为生,经济收入有限,根本无力负担高额费用。万般无奈之下,一个偶然的机会,程礼某从朋友口中得知丰顺县法律援助处可以为困难群众免费打官司,程礼某兄妹看到了希望。

2017213日,程礼某等人来到县法援处申请法律援助帮助,该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了解具体案情,审查了他们携带道县寿雁镇禾述塘村出具的家庭经济贫困证明及其他的相关材料后,本着“应援尽援、为民服务”的工作宗旨,法援处邱主任审查确认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后,为了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大限度减少当事人异地维权的诉讼成本,当即决定给予提供法律援助,并指派该处经验丰富的梁贝达律师负责承办此案。

梁律师接案后第一时间研究了案件材料,认为这是一起较为常见的机动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既然通过私力救济无法达到救济目的,通过公力救济手段,是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最佳途径,随即根据证据材料起草诉状,并结合当事人的经济状况书写了缓交诉讼费申请等。 

2017年2月15日,程礼某、程智某、程燕某向丰顺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人林某勇和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支公司赔偿程礼某等3人机动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708321元。

2017年3月28日,丰顺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案件审理围绕两个争议焦点:1、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2、林某勇醉驾、逃逸行为,保险公司在第三者商业险范围内是否免责。

对于争议焦点1:梁律师认为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并向法院出具金丰村证明,周某兰生前自2010年8月起至2017年1月在丰顺县汤坑镇金丰村老祠堂租住、以养猪为生的证明,且丰顺县汤坑镇金丰村在丰顺县城镇规划区内,一审法院予以认可,故对该项请求予以支持。

对于争议焦点2:梁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本案中,被告人林某勇及保险公司均未向法院提交保险条款原件,而且“经保险人明确说明,本人已了解责任免除条款的内容”系由代理人代签,并非投保人林某勇亲笔所写,保险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对免责条款尽到提示说明义务,即免责条款不生效,保险公司需要在第三者商业险部分承担保险责任;但一审法院认为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已尽了明示告知义务,对代理律师的代理观点不予采纳。

2017515日,丰顺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1、被告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支公司赔偿程礼某、程智某、程燕某110000元的损失;2、被告林某勇赔偿剩余损失578324.6元。

程礼某等人收到一审判决书后,对判决结果非常失望,认为第二项判决很可能无法得到执行而成为“纸上富贵”,但代理律师并未气馁,并未放弃,仍尽最大努力争取最大利益。梁律师一遍又一遍认真详细阅读一审判决内容,重新分析了案情、梳理证据,坚持认为免责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代理律师与当事人沟通后,认为上诉改判的希望很大,程礼某等人对代理律师的分析表示认同,逐决定提起上诉,承办律师继续起草上诉状,书写缓交诉讼费申请等

2017517日,程礼某等向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并依法变更为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支公司赔偿上诉人各项损失578324.6元。

二审法院围绕上诉请求,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二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争议焦点是涉案保险合同免责条款是否生效。

梁律师坚持一审的代理观点,保险公司未提交保险条款,对免责条款更加无从谈起,醉驾、逃逸的免责条款不生效,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而被上诉保险公司认为其已履行了免责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故涉案免责条款生效。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醉驾、肇事逃逸属于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的行为,但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同于法定的免责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投保时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有提示义务并负举证责任,而且在履行提示义务时应做到:一要将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记载在保险凭证上;二要通过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字体、符号等特别标识对免除条款作出明显标识;三要主动向投保人出示该免责条款。

本案中,保险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将保险条款出示给投保人林某勇,亦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已提示投保人林某勇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醉驾和肇事逃逸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行为”与“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之间存在关联性,二审法院采纳了梁律师的代理观点,故本案显然无法认定投保时保险公司对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已尽到提示义务,涉案保险合同免责条款对林某勇不生效。

2017年9月29日,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变更为,被上诉人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支公司在第三者商业责任险赔偿范围内赔偿上诉人程礼某等3人的损失578324.6元。

2017年10月18日,该判决已得到全部执行,程礼某、程智某、程燕某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以“法律援助、为民解忧”锦旗相赠,对丰顺县法援处工作人员热情周到的服务,对承办律师专业的法律知识,娴熟的法律技能表示感谢,连说三声:“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

【案件点评】

1、本案是一起较为典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当事人通过私力救济无法获得满意结果,法律援助律师应尽快提起公力救济,无论是私利救济还是公力救济,皆在维护当事人之合法权益,但当事人都应提供真实有效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才能获得相应的支持,例如本案中,城镇居民证明,如缺乏证据或者忽视细节,按照农村居民计算赔偿,则会导致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因此,作为承办律师应注重证据、注意细节的把握,从而为当事人争取最大限度的利益。

2、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系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中关于醉驾、逃逸免责条款是否有效?保险合同应坚持当事人之间意思自治原则,同时遵循诚实信用、公平合理的原则来设定彼此间的权利义务,保险公司事先以格式合同免除己方责任的免责条款,加重投保人的责任,按照《合同法》、《保险法》及有关规定,并不必然在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效力。作为代理律师,既要运用民法基本原则进行权利义务分析,又要在部门法中以具体的法律条文支持己方主张,例如在本案中,代理律师就紧紧抓住《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来主张免责条款对投保人不生效,最后得到法院支持;作为代理律师只有不断更新业务知识,独立思考,综合分析,灵活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各种实践问题,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实现作为一名法律援助律师的社会价值。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6-20 16:12:19  【打印此页】  【关闭